吉林福彩网

爱开大学生短篇小说

一个臭蛋坏了一锅汤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你的那一句誓约,来的轻描又淡写,却要换我这一生,再也解不开的结。春去镜前花,秋来水中月,原来我就是,那一只酒醉的蝴蝶。花开花时节,月落月圆缺……”  
向开协(简称“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听着萍(对妻的爱称)唱《酒醉的蝴蝶》。他知道,妻高兴时,喜欢在厨房哼流行曲。这不她在做爱心早餐(甜酒蛋),不知不觉,曲子飘出了厨房。  
“喂,协,来帮帮帮忙,打打下手!”  
闻萍言,协迅速从沙发弹起,把遥控器放茶几上,朝厨房走。  
厨房与餐厅隔一门,总是敞着的。萍见协说:“去盒子里拿6个鸡蛋。”协会意,拿了放大理石灶台,瞅着锅里滚滚沸水说:“暮春了,温度高,小心‘坏蛋’。”  
萍莞尔一笑,扭头瞟了他一眼,说:“我先打个试试,坏了,也只浪费半锅水。”
“阔”一枚蛋敲着锅边,裂一口,露出了黏清。萍皓腕优雅一转,清裹着黄,挨着锅边入水。协见状,说:“这蛋好,正宗的土鸡蛋没错吧!瞧,黄呈金色。”萍也附和,“是正宗的土鸡蛋”。蛋清泛白,裹住了黄。协提醒她:“第二枚,要先打碗里,再汆,以免坏一锅。”萍还真不信邪,自信满满,拿起第二枚,“阔”,脆声下锅,黄极速包白。萍笑咪咪的与协说:“这蛋好,无须拿碗甄别!”“阔”第三枚,“阔”第四枚,“阔”第五枚相继入汤,甚鲜。萍有些得意,叫协,拿甜酒碗来,放几汤匙。又说:“去拿两只汤碗,准备一下。我要“阔”第六枚了。”“咵”,萍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坏了!”她那纤纤玉指,瞬间染上黑汁,臭臭的。黑水带些黄,入了甜酒汤。白色地砖,也流了一地黑,臭烘烘的。  
协动作敏捷,快速关掉液化气,叫萍靠边,埋怨道:“叫你拿只碗甄别,你就是不听,这不‘一个“臭蛋”还真坏了一锅汤’。”萍很尴尬,刚才那嘚瑟劲,早被这臭气熏跑了。协拿起抹布,边抹灶台边说:“暮春了,气温高,蛋易变质。”  
萍也拿来吸水拖把,擦拭着瓷砖上臭气熏熏的黑水,说:“谁知有‘坏的’。你不是说,都是新鲜正宗的土鸡蛋吗?”  
“我也不敢百分之百说好,要你拿只碗甄别,你就是不听。”协用勺子舀出成型的荷包蛋,丢在垃圾桶里,甚是惋惜。索性蹲下,把蛋翻看,“这几个蛋多好啊!”  
他的思绪已飘到了昨日午后机关大院,说起这蛋,还真是免费的。协有事找工会汪主席(名明仁),见他办公室有只大纸箱,用脚轻轻一踢,明仁马上说:“轻点,别把蛋踢坏了。”协嬉皮笑脸回:“主席,这纸箱里装着蛋?莫不是受贿之物吧!”  
明仁见协说“受贿”,一脸尴尬道:“这年头哪个还敢受贿,亲戚送的。”协与汪主席平日相处不错,见这么一大箱,心想:“你亲戚倒大方,送你这么多蛋?估计不下500枚。就刚才他那表情,这么大的量,亲戚送的,未免有些夸张!”协没点破,知其必有蹊跷,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随口一说:“既是你家亲戚送的,我也拿几个尝尝。”明仁见说,倒也显得大方,说:“喜欢吃,你就自己拿,反正我也吃不了那么多!”  
大院“嘎”停一辆大众SUV,协正好提着蛋从旁经过,见副局咸德彤坐驾驶,与人通话。咸德彤电话提及蛋,协知道他在跟汪主席说话。协过去与之手势招呼。咸德彤瞅了眼协,面带微笑,还之以手势。  
须臾,咸德彤挂断电话,见协欲去,推开车门,用话勾他,说:“协,买了鸡蛋?”协知其明知故问,笑答道:“汪主席送的。”  
咸德彤低声,一语道破:“这是扶贫商店送的,你拿起莫声张。明天下午,大家还要去店里领扶贫消费券。”  
“哦,那就谢谢了!”协与咸局平日要好,揖之,笑了笑。协知道,这几月新冠病毒,市场几乎处停滞瘫痪状态,许多农副产品滞销。市里也想方设法,为拓宽他们的销路,拉动消费,不得已使用“消费券”。微信里,也说的很清楚,把公职人员一年的福利,提前到扶贫商店消费。  
协出单位大门,保安咸德思,见协提着鸡蛋就说:“这些土鸡蛋,都是新鲜的,土特产店老板专送的。”协,甚是吃惊,一个小保安怎么知道的?也许保安看出了我的异样,解释道:“下午,燕舞土特产店张老板来过,是我带他去见汪主席的,我还帮他把一个硕大的鸡蛋盒子抬了上去。”  
“哦,原来如此!”协坦然释怀,笑了笑就走了。  
旦日黄昏,协与萍在街头散步,早已把早上臭鸡蛋给忘了。萍无意间说:“我俩何不去把那扶贫券给领了。”协自是赞成。  
燕舞土特产店,光线很亮堂,顾客还蛮多。大多是领券的,也有拿券购物的。协在店里,遇蔡紫(与协是同事)夫妇,见他所购之物,都是些“零食”,其价格比超市偏高。协心想,价格高些,对扶贫户有利,这是大好事。  
萍与蔡紫妻,见琳琅满目的商品,边看边说,很是投缘。蔡紫拉协出了店,在店前停车位说着扶贫的事。谈起这扶贫,蔡紫深有感触。他的贫困户,在市郊东30里外,还是比较近的。那里山高林密,以坡长而得名。长坡(村)九曲十八弯,一条小溪流经村子。村四围,山高坡陡,瀑布横流。  
说起他贫困户,宅基地面积大,菜地环绕,屋还是二层木楼。住户是老两口,年近八旬,曾有两女,已嫁他乡,眼下缺劳力。蔡紫见他俩老胳膊老腿的,很勤劳,能勉强度日。平日里劳作,乐呵乐呵,日子也过的安逸。茶语饭后私语,“政府扶贫,可动了真格,也落到了实处”。去年助他俩建鸡舍,买鸡苗,指导疫苗,连出售都有安排,老两口自是欢喜。  
蔡紫自驻村他家之后,老两口更是老当益壮。在蔡紫帮助下,眼看有了收入,可偏偏遇上“新冠”,销路受阻。土鸡多喂2月余,成本翻翻,谁成想,连母鸡都生了蛋。  
蔡紫穿过长坡村部,朝山湾走。小溪旁一条石板路,通向老两口屋舍。屋是三柱两担瓜,湘西特有的样式。二楼,有环形走廊。老头子邱春生老远就瞅见了蔡紫,对楼下的老婆子段氏喊:“蔡紫同志来了。”边说,他边下楼。  
蔡紫老远就听到了邱春生的喊声,手里提着一箱牛奶,往他家爬。之晒谷坪,已气喘吁吁。火辣辣的太阳,丝毫不留情,为的是让他出出汗。春生已接到檐下,笑着说:“蔡同志,每次来总提着东西,太见外了。”  
“邱叔,别这么说,扶贫让我俩成了忘年交。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市里为解决贫困户产品滞销,要求市直各单位,以和包券、消费券的方式,限时提前让员工消费。”  
“太好了,蔡同志!”春生噙着泪水,笑着,有些激动地说。  
蔡紫在檐下稍坐休息,春生婆姨端来茶水,表情黯然,戚戚道:“蔡同志,这么多鸡啊,蛋啊,该怎么处理?卖又卖不出去,喂着,它们像老虫(虎)一样,食量又大,我俩这把老骨头,都要被它们吃掉了。”  
春生赶紧跟婆姨说:“这不蔡同志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政府答应帮助我们出面解决问题。”“那就好,感谢政府,感谢党!”“是啊,老婆子,党和政府没有忘记咱们!”老两口面带喜色,叽叽咕咕,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  
蔡紫歇息片刻,对他俩说,我去鸡舍瞧瞧。鸡舍在屋背山脊,虽说简易,但对他俩来说,也算一笔大投资。不过,钱是蔡紫想办法解决的。鸡舍的鸡,大白天放养,一座山头,被鸡啄食抓扒,几乎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只要是鸡大个的窝地,尘头光溜,常有鸡蛋躺那。老两口下午,背着篓子满坡捡。  
蛋放竹筐里,春上天怕坏,虽有些熟人,知蛋品质好,也介绍些人来,但终究销量有限。  
鸡舍里还有些许鸡,山坡上,这里几只,那里几只,四散讨野食。“这些鸡,两个月前就该处理掉了。”蔡紫瞅着这些鸡,叹息道,“谁能想到会出‘新冠’(病毒),一时间市场不能卖活禽,更不能宰杀……”春生立树下,瞅了眼蔡紫,深深的皱纹,更加清晰,他那紫铜色的额,出现了几层梯田。他点了支烟,梯田间云雾袅袅,淡淡的散去。这些天可愁煞了他,因为疫情,这批鸡一喂养,就延长了两月,它们可能吃了。  
老婆子背了个布袋子,在他俩前方,捡拾鸡蛋。鸡在她不远处,也不惊慌,旁如无人似的,悠闲自在。蔡紫朝远山望,青油油的,绿叶丛中,映山红艳如火。虽说快入夏了,但今春似乎还不愿离去,不时料峭“倒春寒”,让人难以将息。  
蛋,生在黄土坡,还蛮干净的。老婆子撑开袋口,给协看道:“这都是正宗的土鸡蛋,纯包谷子的,营养呢!蔡同志,你回去时,也带些回去。”协知道他们不易,嘴里说:“家里买的有,你们拿去卖吧!”春生故作嗔怪,笑着说:“协,不把我当家人,这里也有你的汗水。”  
婆子捡了蛋就回了。春生和蔡紫,还在山坡上转悠。协说:“这次疫情,可苦了你们这些养殖户。现在政府打算统购,估计还能赚些钱。”春生心里自是高兴,接下话:“要能赚些钱,那敢情好,这还得看卖的价格高低了!”他心里盘算着,一只鸡、一个鸡蛋,成本费除去,还能有些人工费,就已是千恩万谢了。蔡紫也站到那树下,多么希望政府能给他个市场价,兴许他还能赚几个工钱!不过,能卖出去了,终究是好事。  
蔡紫看着坡上的鸡,黑的,白的,花的,金黄色的,仿佛就是一叠叠花票子(钱),心里甚是高兴。春生他俩,也就能脱贫了。也许是站累了,也许是想盘算这些鸡能挣多少钱,他索性蹲下,拿根枯枝,在被鸡爪扒的光溜溜的黑黄土上,胡乱地画着,心想:“春生他俩都已风烛残年,严重缺少劳力。人只会越来越老,一年年身体只会越来越差,他俩的扶贫只能说,永远在路上。”春生知道他在地上画着什么,也知道他在想什么,说:“蔡同志,今年年岁差,遇上‘新冠病毒’,我俩的生活,的确让你操碎了心。疫情期间,你为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售卖信息,还卖了不少,非常感谢!”  
蔡紫眼圈红了,他心里清楚,虽说帮他卖了些,但价格只是疫情前的一半,6元/斤。这几乎不到成本价。如今又喂养了2月余,没12元/斤,恐怕连成本都收不回。他也不知政府采取什么方式收购?突然,画圈的棍子,断了,索性把剩下的一截给丢了,站了起来,“农村贫困户真苦啊!”他心里也苦,这几月帮助他俩跑饲料,跑销售,为把损失降之最低,都愁白了头。  
院子里突然热闹起来,春生知道,有同情他的,知其蛋品质好,不时带些人来。价格明码1元/个,满10个,还送2个;满20,送4个,以此类推。春生与蔡紫,回到院子,几个城里模样的,手里提着鸡蛋欲走。蔡紫见他们,自我介绍,说了些感谢的话。  
旦日,蔡紫接到通知,要他的扶贫户,把鸡、蛋卖给燕舞土特产店,他们会上门的。特产店,把鸡、蛋收购后,再通知各单位,统一配送,分发到各单位工会。蔡紫心里高兴,他去过这家土特产店,价格很贵,应亏不了贫困户的。他第一时间,把这好消息告诉了春生,老两口欢喜一夜。  
“喂喂,春生吗?”电话是蔡紫打的。春生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老板盼了来。蔡紫也在场,少不了为春生说些好话,把价格提升些。春生在他的鸡蛋上做了记号,用墨汁打点。“鸡蛋7角/个,鸡肉10元/斤。”老板说,“他这还要亏,如果里面有坏蛋,顾客反映要退货,还得物归原主。”蔡紫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亏损还是你卖家的。当时的销售行情,容不得春生、蔡紫讨价还价,只有认同的分。春生婆姨,眼角流出了酸泪,又开始了忙活。  
蔡紫也知道,这是在贱卖!如果不卖,它们这些匾毛虫(土话畜生)每天要吃那么多粮食,亏损可就更大了。原以为按燕舞特产店的价格,蛋1.5元/个,鸡15元/斤,少这么几毛几元的,春生还能有些赚头。可店老板从贫困户手中买,价格比市场价还低,卖又比市场价高,这样算下来,养殖户是在为店老板“打工”。  
春生知道,疫情期销路不畅,不卖就亏大了。卖了,虽赚不了几个“银子”,足可把损失降至最低。  
鸡、蛋拉走时,老板付款,还留了些尾数,说等顾客满意后结清。春生无奈,有坏蛋,他也认,但路上跑烂的,却要老板认。他们双方达成协议,签字画了押,蔡紫也做了个旁证。  
春生把鸡、蛋处理了,感觉空闹闹的。原本充满生机的鸡舍,如今沉寂了下来。段氏前几天还往山坡转,谁曾想,在草窠窠里,还捡了几枚蛋。但后来,什么也没了,看着空空荡荡的鸡舍,心里不是滋味。春生说过几回,别去转了,有鸡时,你嘴里磨磨叽叽埋怨累;没鸡时,你又魂不守舍,说闲得无聊。  
傍晚,段氏在家做饭,春生接了蔡紫一个电话,心里堵得慌,跟婆姨说:“我们的蛋,有些已坏了,要我们去拿。我跟蔡紫说,要他帮忙去处理一下。估计上次的尾数,要不回来了。”“老头子,这蛋也拿去有十天左右了。这么高的气温,怎能不坏?”“嗨,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反正尾数,也就那么多。多的都折了,还计较么子小的。”  
一日上午,蔡紫提着从扶贫专店拿来的“臭鸡蛋”,在家尝试煎了几个,虽说不上很新鲜,但还能吃。下午,他驾驶摩托车,去了长坡。长坡弯急坡长,一不小心,连人带车翻进了竹山湾湾。苏醒过来,头脑还清晰,动动手脚,还伸缩自如。额头在滴血,估计没大碍,也就是皮外伤。车,耷拉着龙头,嵌在两根楠竹上。好心的几个村民,见翻车了,飞也似的跑来救助。见是蔡紫,又爬了上来,说:“蔡干部,没事吧!”细心的村妇,从袋里拿出纸巾,递给蔡紫说:“擦擦额头上的血!”  
“谢谢!”  
一中年男,也掏出纸巾替他揩,一张,二张……地上丢了一地。  
血是止住了,有人问:“蔡同志,你这是要去哪?”  
“去春生家,为他送店里退回来的‘臭鸡蛋’。”  
“不就是几个‘臭鸡蛋’,丢了不就得了,还拿来干什么。春生也不缺它,你啊,就是心眼太实!”  
“我看卖不出去,自家吃还是可以的。嗨,这回都烂了。”  
“车都下去了,鸡蛋岂有不烂之理,你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没事,没事,我还要去春生家,把店里尾数(钱),给他送去。”有好心的,欲陪他去。  
这里去春生家也不远了,蔡紫好言谢绝了。他一只裤腿磨破了个洞,身上的尘土,抖了抖,一瘸一拐朝春生家走。后面的村民,叽叽喳喳议论开了,说:“蔡紫同志,是个好干部!他的车,找几个后生,把它拉上来。”  
且说蔡紫沿公路走了两里余,春生婆姨老眼不昏花,老远就瞅见了他,叫她老头子:“蔡干部来了,好像腿脚有些不灵便!”春生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他瘸了?”朝马路上瞧。果见蔡紫,趔趄着往自家走。两人檐下相遇,春生见他那“狼狈相”,甚惊,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蔡紫当即宽慰他:“没什么,摩托车翻到竹山湾湾里了!”  
春生朝他周身瞅瞅,说:“没伤哪里吧!”“邱叔,没事,就是些皮外伤,没伤筋动骨,不碍事的。”春生把他让进茶塘(厨房),拿来红药水,酒精,帮他伤口消毒。蔡紫忍住痛,一直说:“没事的,邱叔!”然后把尾数钱如数的递给了春生。春生感到蹊跷,电话里明明说,还有臭鸡蛋,怎么都变成了钱?蔡紫笑笑说:“老板仁慈,说贫困户不容易,如数把尾帐给结了。”春生信以为真,说着些感谢老板的话。见蔡紫伤势如此,心疼不已,说什么也要让他吃了晚饭才走。  
蔡紫拗不过他,要走,一时也走不了,只好留下。这顿晚饭,对春生家,确实是美味,荤素搭配还蛮丰盛的。  
傍晚,朋友的皮卡车,来接蔡紫,春生送至路口。  
皮卡车在蔡紫翻车的地方停下,摩托车已躺在路上,靠着山体一侧。有个围观的说:“这地方,常翻车,弯急,稍不留神就下去了。”他也在帮助蔡紫,时不时说些村里的旧事。有些旧闻,蔡紫清楚,也有些新鲜的,对扶贫工作有一定帮助。摩托车上了皮卡。蔡紫谢了回那人,车就开走了。  
春生见有人从路口过,上前攀谈,说:“看见我家的蔡干部了吗?他还真是个好人。”“我见到了,他的摩托车翻烂了。我还帮他把摩托车装了上去,已往城里去了。”春生内心很过意不去,说:“都怪我,老了,不中用了。要不,怎么会让他翻车呢?”  
蔡紫坐在皮卡上,与朋友(司机)聊着天,朋友说:“今天看了新闻吗?那‘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的地方’,集体搬迁,侨居新房,这政策多好啊!”“是啊,政策好,执行者又认真做到实处,百姓是受益的。”蔡紫这些年,常年奔赴在扶贫第一线,心里明白,也有解不开的疙瘩。他眼前突然产生了幻觉,仿佛看到了春生老两口,住进了美轮美奂的养老院。他俩咧嘴朝他笑道:“我俩现在很好,住进了养老院,吃穿不愁了。病了,有政府免费医疗……”  
“磬磬哐哐”,“磬磬哐哐”,“磬磬哐哐”,咋这么热闹?原来政府成立了农副产品扶贫销售店。贫困户的产品,不用中间商,直接惠民,大家喜笑颜开……  
“嘎”,车停在摩托车修理店。蔡紫才从梦中惊醒,原来是自己昏昏沉沉睡着了……
作者:爱开大学生 来源:爱开大学生 时间:2020-05-21 关注:
短篇小说推荐
大学生热点信息
  • 山西美女大学生比拼篮球宝贝啦啦操山西美女大学生比拼篮球宝贝啦啦操
  • 上海戏剧学院校花吴梓嫣,长相甜美性感百变上海戏剧学院校花吴梓嫣,长相甜美
  • 深圳大学美女校花章乐韵,深大女神深圳大学美女校花章乐韵,深大女神
  • 纪念我们终将消逝的大学青春时光纪念我们终将消逝的大学青春时光
  • 美女吊带衫加短裙,衬托了好腿型和脚的美美女吊带衫加短裙,衬托了好腿型和脚
  • 女交警和“的哥”卖萌 “表白”高考学子女交警和“的哥”卖萌 “表白”高考
  • 河南工大校园男女大换装,可爱清新大爆照河南工大校园男女大换装,可爱清新
  • 江苏扬州大学生行为艺术倡导禁烟江苏扬州大学生行为艺术倡导禁烟
  • 南京大学生写毕业情书告别校园南京大学生写毕业情书告别校园
  • 安徽亳州高校毕业生拍个性毕业照安徽亳州高校毕业生拍个性毕业照
  • 杨幂v字领连衣裙尽显好身材,长发优雅杨幂v字领连衣裙尽显好身材,长发优
  • 《小姐》导演朴赞郁拍新片,汤唯朴海日将合作《小姐》导演朴赞郁拍新片,汤唯朴海
  • 李小璐14年前照片曝光,穿女仆装很吸睛李小璐14年前照片曝光,穿女仆装很吸
  • 张雨绮秀蛮腰细腿瘦回少女身材,撩发灿笑展自信风采张雨绮秀蛮腰细腿瘦回少女身材,撩
  • 欧阳娜娜长发披肩率性灵动,演绎复古胶片风欧阳娜娜长发披肩率性灵动,演绎复古
qcwpx.com 爱开大学生©版权所有 转载请保留爱开大学生版权信息